69岁,她再给女儿一次生命
作者: 苏国义发布时间:2017-11-29点击次数:77

5月25日,69岁的刘忠兰坐在自家墙角的阴凉地里,和儿子一边聊天一边摘菜。老人慈祥的神态,抹淡了一个月前她与女儿共同经历的一场大手术。那天,她躺在省立医院的手术台上,将自己的一个健康而宝贵的肾移植给了身患重病的女儿,用潭水般深沉的母爱赐予女儿王士萍第二次生命。

中年女儿不幸罹患尿毒症

“她是我的女儿,我一定要救活她,一定要救活她!” 69岁的刘忠兰虽然不善言辞,但面对记者,她却以无比坚定的语气流畅回答。

家住寿县八公山乡的这位老人是个苦难的母亲,她守寡30年,靠着务农将5个子女拉扯成人,安家立业。本该安度晚年的她,却遇到了一件绞心的难事。4年前,刘忠兰40岁的大女儿王士萍开始出现腰疼、浑身无力、不能干重体力活等症状,她被医生诊断为慢性肾衰竭。去年,她的病情进一步恶化,经检查后确诊为尿毒症。随后,王士萍被送到省立医院就诊,医生称肾移植是唯一且有效的救治办法。

可是,目前全国器官供体非常紧张且费用昂贵,王士萍极难觅到合适的供体,在这种情况下,亲属间活体移植成为了最佳选择。这对于捐献者而言无疑是一个自残的手术,捐献者将面临术中、术后可能感染的风险,甚至失去生命的危险。

刘忠兰的大儿子王士兵说:“我父亲去世30年了,我母亲一人将我们兄妹五人拉扯大,非常不容易。一开始我母亲提出捐自己肾时,我们都极力反对,我甚至下定了决心,不让母亲再受苦,我来捐肾救妹妹,但是母亲认为我家小孩小,需要人照顾,她坚决不同意我或者其他家人捐肾,她说她要自己救女儿。”

准备捐肾半年她瘦了一圈

“我母亲血压高,捐肾决定做出后,一开始医生认为她年纪大又有这个病症,不易手术,因此多次拒绝了她的请求。但我母亲不愿放弃,她缠着医生非要捐肾,医生们见我母亲救女心切,才勉强答应她,医生说只要她能把血压降下来,就为她和我妹妹做手术……”刘忠兰的大儿子王士兵说:“为了把血压降下来,我母亲按照医生的要求改变了饮食习惯,每天散步锻炼身体,就这样她的血压渐渐达到了医生的要求,可没想到这仅是‘折磨’我母亲的开始。”

刘忠兰的家人告诉记者:刘忠兰晕车严重,医生答应了她的捐肾请求后,她需要在半年的时间里经常从寿县赶到合肥做各项检查。每次,刘忠兰坐大巴车赶到合肥、或是从合肥赶回寿县八公山乡的家中都要躺在床上不吃饭好几天,几个月下来她整个人瘦了一圈,子女们看着心痛得直掉眼泪。

“手术前,母亲不能感冒生病,几十年了,我从没有见她对自己这么细致过,每次出门她都要多问我们几句天气预报,她很怕自己生病,耽误了救治妹妹。”王士兵眼眶泛红低声说,“除了身体上的折磨外,我母亲每次去医院遇到其他患者家人,都会听到各种各样的关于捐肾方面的说法,特别是一些消极、负面的说法,对我母亲的精神打击非常大,但是她挺过来了,坚持捐肾。”

手术顺利老人给女儿第二次生命

4月1日这天,经过充分的准备,刘忠兰与王士萍之间的活体肾移植开始了,母女两台手术同时进行。2个半小时后,肾移植宣告结束,这位69岁老人的一个肾被移植到了女儿的身体里。手术非常成功,术后几分钟,受者便有小便排出。3天后,王士萍肌酐达到正常水平,肾功能恢复正常,经过补液与免疫抑制等抗排斥治疗,王士萍已于日前回到寿县家中休养。王士萍说:“感谢我的妈妈赐予我生命,而且是两次生命。我的妈妈为我受了这么大的罪,做女儿的我心里感到万分难受,说什么都表达不了我对妈妈的那份感恩的心情。”

走访中,记者了解到:刘忠兰捐肾救女的事迹传开后,受到了社会各界的关注,“淮南好人”朱士兵主动带慰问金到刘忠兰家看望老人。

现在,王士萍每周都要赶到合肥进行术后复查,每次复查仅乘车住宿花费就得好几百元。4年多来,为了治病,她的家底已经被掏空。谈起女儿,刘忠兰说:“女儿是娘身上掉下来的肉,让我拿命来换,我也要救我的女儿。”目前,王士萍虽然渡过了难关,但是刘忠兰还十分担心女儿的家庭情况。“她背负了10多万元的债,继续用药还要花钱,我外孙外孙女上学也要钱……”刘忠兰深叹一口气说,“我其他几个孩子的家庭情况也都一般,要是我再小10岁该多好,还能找份工作挣点钱帮衬着他们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