汤传慧
作者: 网站管理员发布时间:2017-01-19点击次数:600

W020140723527275088985.jpg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   

    “广播天天播这个人那个人,怎么不广播汤丫头呢?”寿县堰口镇江黄敬老院里的79岁老人陶应瑞见到记者时有点激动。

    陶应瑞老人说的“汤丫头”不是小姑娘,她人到中年,是两个孩子的母亲,叫汤传慧。可江黄敬老院87位五保老人都叫她“汤丫头”。

    汤传慧是堰口当地人,曾和丈夫一起在江苏、浙江一带打工十几年。2011年秋,为照应儿子读书,她回到家乡,在陪读中,在江黄街道一所小学校门前摆小摊,卖烧饼小吃补贴家用。那年冬天的一天,她决定到江黄敬老院“看看”,这一看就和敬老院里的老人们“结上了亲”,老人们都说“汤丫头比我们的亲人还亲。”

    第一次洗衣被她差点恶心吐了

    汤传慧是哪一天到敬老院看老人们的,没人能记得。刘家屋老人只记得那天是一个晴朗的上午,一位妇女骑摩托车进了院子,把车停在水泥道上,不说话就一间房一间房看,像镇上来的干部查房。刘家屋说当时他很谨慎,怕干部要问什么话儿,就小心翼翼地在后面跟着……直到进了最后一排房的最后一间屋,屋里躺着王庆荣、王守卫两位老人,都是80多岁,因体弱多病,瘫痪在床,生活不能自理,房里臭气熏天,同住敬老院里的老人也很少进去,那个穿戴整齐的女子进到屋里,站在两老人的床边问了很多话。

    刘家屋回忆说,那天他怕闻屋里的气味,没有跟进屋里,身靠门框等候。“那女的问了一通话后,先帮王庆荣换衣裳,然后又找衣服给王守卫换了,她抱了衣服到屋外水井沿上,到保管室拿了两只大水盆,从井里打水将衣服泡了,然后又回去,给两位老人换了床单,搂到井沿边洗。由于太脏,那女的有好几次恶心得要吐,在水井沿边还蹲了好一会儿。”敬老院里的老人们以为是王庆荣或者王守卫家的亲戚来帮洗衣服,一问才知道她与两位老人没有任何关系。事隔一年多,78岁的付多文还清晰地记得“汤丫头第一次到敬老院那天从上午忙到下午,等王守卫、王庆荣的衣服和被单晒干了,她收进屋才走的,中午没见她吃饭”。出敬老院大铁门时,汤传慧对一直跟在她身后的刘家屋说:“老人们的衣服被单都该洗洗晒晒了。”

    从帮生活不能自理的两位老人开始,汤传慧几乎每个星期天都要到敬老院为老人们做点事,帮老人们洗衣洗被子、打扫房间,甚至为患病老人擦身子、倒马桶。王庆荣、王守卫瘫痪多年,有时意识不清,大小便经常解在床上,一间屋子都弄得臭气熏天。汤传慧一次次地为他俩换洗、打扫。天气好的时候,汤传慧还会搀扶他们到屋外坐坐,让老人晒晒太阳。院里有老人好心提醒汤传慧王庆荣他俩是男人,汤传慧说:“没办法,哪里还能顾什么男女之别,老人家都这样了。”

    汤传慧对老人们如自己父母,老人们也视她如自己的“丫头”。

    老人们曾怀疑她精神有问题

    因为汤传慧是星期天到敬老院为老人们做事,而星期天,在院里工作一周的院长王富昌要回一趟家。“家在农村,庄稼还是要种的。”王富昌说,汤传慧第一次到敬老院不声不响帮王庆荣洗衣服换被单,院里的老人们在第二天就跟他讲了,当时他以为汤传慧可能是镇上安排来工作的,所以没有太在意。那年腊月二十三过小年,汤传慧带一个同伴,提了两大包东西直接去厨房包饺子,下锅煮熟,一碗一碗盛到老人面前,看着80多位老人们吃完。忙了大半天,汤传慧和她的同伴把厨房清理干净后才离开。王富昌问镇上干部有没有安排人送饺子到敬老院,镇上说不知道这些事,这才引起院长王富昌重视,开始打听汤传慧来路。

    他后来得知,汤传慧是堰口街道人,在江黄民族小学门口摆摊卖小吃,丈夫做焊门窗的小生意,收入一般,大女儿出嫁在外地生活,儿子在街道上学。汤传慧除每星期天到江黄敬老院帮老人打扫卫生,星期六还去八沟敬老院做义工。汤传慧的义举让曾做过村支书的王富昌非常敬重,专题向镇里汇报汤传慧的事迹。

    不过,对汤传慧知根知底的居民却猜测,汤传慧兄弟姐妹多人,几个兄弟姐妹家境殷实,只她家生活有些窘迫,有时兄弟姐妹还接济她,她去敬老院帮助老人,不说花费人工、时间,还自掏腰包花钱,如果不是精神有问题,就是另有图谋。

    王富昌说,他与汤传慧接触过几次,没觉得她精神上有问题,也没发现她有什么图谋,她帮助老人一年多,从未提过要求和条件,都是默默地来默默地去。

    汤传慧上七年级的儿子一开始不能理解妈妈,但汤传慧有时带他一起去敬老院,给老爷爷们倒屎倒尿,培养他的爱心,让他感受体验帮助别人的快乐,这个才13的孩子从中学到不少书本没有的东西,他说:“我觉得妈妈是个有爱心的人,我是她的儿子,坚决站在妈妈一边,支持妈妈。”

    要有更多的人照顾老人就好了

    汤传慧已有半年没有去过敬老院,老人们都想念她。老人们听说汤传慧的母亲生了重病,她回家服侍老母亲去了。敬老院的老人们祝愿汤传慧的母亲,“有这么个孝道和爱心的女儿服侍,老人家一定能度过难关。”

    江黄敬老院的付多文老人患灰趾甲非常严重,脚趾甲厚的剪不动,不能穿鞋,露在外面吓人。汤传慧看见了,特地从街上买了一把新剪刀,把付多文的脚放在她腿上,像女儿帮父亲剪脚趾甲那样,非常温情地修了20多分钟。78岁的付多文说,那会儿,他几次要掉眼泪。

    杨秀英是江黄敬老院里为数不多的女五保,已经90多岁,去年腊月初八摔了一跤造成骨折,卧床不起。汤传慧每次到敬老院,首先给她送饭送菜,还给她买药治伤。现在杨秀英已经能拄拐杖走路了,说起汤传慧,杨秀英止不住话匣子“没有汤丫头照料,我恐怕活不到现在,她自己有老人,还有孩子,离这又远,就是自己的亲女儿也做不到呀。汤丫头待我们比亲人还亲。”

    在江黄敬老院有一则口口相传故事,这是多位老人目睹证实的。有一次汤传慧到敬老院来,脚上穿了一双刚买的新凉鞋,样式很好看,一位老太太想叫汤传慧也帮买一双,汤传慧记不起这双鞋在哪买的,怕老人失望,当场就把鞋脱了,送给老太太,赤着脚骑车走了。

    汤传慧的事迹让记者感动,记者日前辗转找到汤传慧,她对自己所做的事却看得很淡,她说因为母亲病重,已经半年抽不出时间去看望老人们了,很挂念那里的老人们,如果有更多的人去帮助照顾敬老院老人们的生活,那就好了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