朱长平
作者: 网站管理员发布时间:2017-01-23点击次数:7314

朱长平.JPG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一场意外,丈夫瘫痪在床,30余年漫长岁月,妻子寸步不离。面对丈夫瘫痪、公婆年迈,孩子幼小的人生困境,一位善良妇女坚强面对,在11000多个日日夜夜里,她顶着常人难以想象的痛苦和压力,痴情守护着瘫痪丈夫,用自己的行动诠释着相濡以沫的人间真情。她,就是寿县交通运输局航运公司下属石料厂职工朱长平。   1979年 ,对25岁的朱长平来说是刻骨铭心的一年。当时她正在航运公司下属的石料厂打石头。突然听人说同在石料厂干活的丈夫李多华,被一块松动的石头砸下山,已没了知觉。她扔下手中的铁锤,才发现两腿已发软。带着丈夫由县医院转至淮南第一人民医院、再转至上海医院,可由于丈夫脊椎受伤严重,最终导致高位截瘫。当时,男孩4岁,女儿才不满百日,朱长平感到天塌下来了。   李多华因为卧床太久,患上大面积褥疮,腰和殿部都腐烂流脓,还散发出一股股异味。朱长平从诊所买来纱布和褥疮膏,总是小心翼翼地用棉花将他腰部和殿部的的脓血擦掉,再涂上褥疮膏。为了防止卧床太久手脚麻木,朱长平坚持每天用她粗糙的手对丈夫的手脚进行按摩。因坐不起来,每次为丈夫擦身子时,都要抱起他,双腿跪在床上,一手抱着他,一手给他擦身子,一擦就是半个小时。尤其是夏天时,她每次都累得大汗淋漓。因脊椎受伤严重,李多华手脚无力,无法拿筷子吃饭,每次朱长平喂饭,特别是冬天,喂过丈夫吃饭,朱多平的饭已冰凉,她总是把饭菜热热、匆匆吃下去。由于丈夫大小便无法自理,朱长平每天总结是准备一叠厚厚的棉垫放在床上备用,冬天,特别遇到连阴天,棉垫潮了后,一时晒不干,朱长平就把棉垫拿到沟里洗好后,每天晚上放在炉子上面烤,如此反复,她手上开的口子一道道,一条条。身上的关节炎以至于躺在床上就知道第二天是天阴天晴。   看着朱长平起早贪黑的忙里忙外,20几岁原本红润的脸夹渐成菜色,丈夫李多华说:长平,你服侍我这几年,也算尽到责任了,趁着年轻,你走吧,我不能再连累你了。朱长平每次都是笑笑说:我们是一家人,你怎么讲这样的话呢?后来丈夫以死相逼,朱长平抱着他哭喊:“你是孩子的爸爸,你要不在了,这个家就散了啊”。   经济上的结据迫使只有20多岁的朱长平每天早上四五点就要起床,给丈夫和孩子做早饭,然后到石料厂抡起铁锤继续砸石头,趁着间隙,别人休息,她挑着一副水桶,一路小跑,跑到珍珠泉挑水,她数过,从珍珠泉挑一担水回家,一个来回得15分钟,一家4口人,每天至少得挑4桶水才够生活。中午和晚上,从石料厂回来照看瘫痪在床的李多华,她经常累得躺在床上爬不起来,但夜里还是要给丈夫翻三四次身子。还有年幼儿子和嗷嗷待哺的女儿。生活的艰辛没有摧残她对生活的向往。但命运再一次露出了狰狞的面孔。儿子在6岁那年左眼失明的事实,她坚强的内心如决堤的洪水,被冲击的七零八落。那天她打石头回来,见6岁的儿子用手在抹着满脸的沙子凄惨的哭叫,瘫痪在床的丈夫由于手脚无力,使劲地昂着头,口齿不清地叫喊着,一岁多的女儿坐在床上鼻子眼泪地哭着。儿子一个劲地喊:疼疼。原来儿子在门口玩沙子的时候,捧起沙子,往上扬时不小心撒到眼中,儿子不懂事一个劲地揉,越揉越痛,疲惫的朱长平迅速抱起儿子往诊所跑去,诊所医生建议到县医院就诊,结果终因贻误时间导致左眼失明。儿子的失明,她一直把责任归咎于自己的疏于照看,一直无法原谅自己,以至多年后谈起这事,她眼泪一直流个不停。接二连三的打击,朱长平感觉自已被命运抛弃了,她想到了断,一了百了。可是一想自己不在了,瘫痪在床的丈夫、失明的儿子、幼稚的女儿能活多久呢。她咬咬牙,挺直脊梁把日子过下去,这一挺,30多年过去了。 原来的住房由于长年失修,又无钱修盖,朱长平一家只好住在石料厂废弃的磅房内,磅房就坐落在寿县水泥厂家属区。为了防止再出意外,朱长平和丈夫商量,决定在磅房内办一家日杂店。由于朱长平在家属区里人缘好,附近居民大多愿意到她店里买东西,杂货店成了朱长平一家主要的经济来源。每天还能赚个三块五块钱补帖家用,她再找来一些能在家做的手工活,日夜到亮地忙碌着一家四口的生活。几年后,因附近开了几家超市,她的小店无本钱进货,货物品种少。无法参与竞争,朱长平的小日杂店也无奈关门了 朱长平30多年如一日地照顾瘫痪在床的丈夫。30多年来,岁月在她脸上刻下了深深的印痕,粗糙的双手,长期营养不良枯黄的头发,56岁的朱长平看起来比实际年龄大了许多。但她朴实的话语里充满了对生活的向往:孩子爸活着,我们这个家就没散!朱长平用她朴实的语言、默默的行动,演绎着她自己的平凡的人生,她的美德也在当地广为流传。